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人人都快乐

喜欢人在旅途的感觉

 
 
 

日志

 
 

阳关抒怀  

2008-11-13 23:26:08|  分类: 旅行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关抒怀 - 快乐老猪 - 快乐老猪的博客

阳关座落于敦煌西南七十公里处。驱车出敦煌,一路尽戈壁。通往青海的国道笔直平整,像一把利剑,剖开戈壁 ,刺向天地相接处。

在荒无人烟的戈壁公路上行驶了约莫一个小时后,车拐向了右边的小路。眼前总算呈现了一些绿色,那是白杨树,高高地直指蓝天。司机说:阳关一带有水源,还有一个叫渥洼池的水库,水质碧蓝纯净。附近有个农场,出产的葡萄十分出名,中央电视台的“正大综艺”栏目还专门来此拍过外景呢。

正说着,车驶离小路,辗上了戈壁滩粗糙的肌体,向着一座残破的烽火台驶去。

这烽火台,叫做墩墩山峰燧,高高地立在一座沙丘之顶,已经有一千多年之久。它,就是阳关的标志。

阳关是座古关。它设于西汉,与玉门关一起同为古代通往西域的交通门户,也是征战之时重要的攻防要塞。站在沙丘上往西望去,是广阔无垠的沙漠戈壁和隐隐楼兰山,那里有神秘的罗布泊和楼兰古城;那里还长眠着像彭加木和余纯顺这样的现代科学家和探险勇士。

阳关是条大道。阳关往西,无遮无挡。只要认准了楼兰山的方向,就不会迷失路途,任你一路扬鞭松缰,驰骋飞奔。“阳关道”一词也因此而流传至今,成了宽广通畅的代名词。

阳关曾经繁盛。据说这里曾经居住过二万军民。在阳关一带的沙漠里,仍可捡到古时留下的残破瓦片,断损箭头和锈烂古钱币。运气好的话,还能捡到翡翠玛瑙饰物。而当时的建筑物,除了那座傲立沙丘的烽火台以外,一切都荡然无存。它们去了哪儿?变成了黄沙还是淹没在沙漠之下?

阳关曾经悲壮。唐代诗人王维诗云:“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古代西域诸国曾与中原征战不休,多少铁血男儿从这里出发,西出阳关,以“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英勇气概,投身于滚滚黄沙和金戈铁马之中,走上了一条漫长艰险的不归之路。

阳关已成历史。如果没有“西出阳关无故人”这一名句,也许没有人再会走近已成为沙漠一部分的阳关。多亏了王维,又把我们带到了阳关。厮杀之声已和阳关一起淹没在沙漠之中,昔日直冲云霄的狼烟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记忆,只留下墩墩山烽燧孤独地默立在沙丘之上。它曾经兴奋地将西征勇士一批又一批送出阳关;它曾经悲愤地目睹无数壮士血洒沙场。血与火的洗礼,生与死的更替,它经历了太多太多。终于,它大彻大悟了。它不再激奋,它不再悲哀。它默默地注视着一个个王朝的兴盛衰亡,不管是帝王还是乞丐,都在它面前化为黄尘飞沙;它静静地观看着一场场惨烈的争斗,不管是将军还是士兵,都在它脚下长眠戈壁荒滩。它自己虽然老矣,残矣,破矣,却依然屹立于沙漠之中与日月共昼夜,与大漠同春秋。多少回改朝换代,无数次生命更替,它安然面对,默然不语。人类社会千年以来的刀光剑影,壮怀激烈,对大漠而言,就像是黄沙被风吹起后重归大漠,短暂而无声无息。

道家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置身于阳关前的大漠戈壁,谁不深切地感到人之渺小,自然之伟大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