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人人都快乐

喜欢人在旅途的感觉

 
 
 

日志

 
 

赣州半日  

2008-07-29 10:50:58|  分类: 旅行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那些声名显赫的旅游城市相比,赣州显得无足轻重。既使在“五·一”黄金周这样的特殊日子里,赣州也用不着兴奋,犯不着紧张,依然从容地打发着与平时一样的时光。

                                                                   .郁孤台

     郁孤台是赣州最久远的古迹,始建于唐代宗以前(一说建于东晋),至少已有一千二百多年的历史。今日所见是一九八三年按清同治年间改建的模式修葺的。她略显单薄地孤立于城西北的贺兰山上,俯瞰着脚下清澈的章江水滚滚北去。“群峰郁然起,唯此山独孤,筑台山之巅,郁孤名以呼,”北宋虔州太守赵汴对郁孤台名的解释似乎也说得过去。登梯而上。扶栏眺望,眼前的章江水清如碧,应该仍是千年前的模样。八百二十九年前的某天,辛弃疾大概也是站在此处,顺着江流,眼望西北,千古绝唱,心底涌出: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辛弃疾生活的年代,赵宋偏安南方,金人占据北地,互相战争不断。他在赣州任江西提点刑狱才一年多一点,虽怀抗金和统一祖国的壮志,但南宋懦弱,壮志难酬,只能孤立于江边高台,将满腔忧愤化作隽永词章。稼轩先生大概也没想到他的《菩萨满》和郁孤台在章江边相依相伴了八百二十九个春夏秋冬之后,台依然昂立,词还在传颂。他自己一不小心也成了郁孤台千古不朽的精神栋粱。就像王勃和滕王阁,崔颢和黄鹤楼,范仲淹和岳阳楼,人物交融,万代风流。

     赣州对于辛弃疾,只不过是仕途上的一个驿站。他在此击败了反叛的茶商军之后便获升迁离开了赣州。他走后一百年,另一个民族英雄文天祥从这里起程,走向了他生命的终点。文天祥以赣州军政首脑的身份登上郁孤台的时候,金国已经覆亡,更加强大的蒙古铁骑正直奔临安而去,南宋王朝灭亡在即。文天祥在赣州举起勤王的旗帜,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义无反顾地奔赴抗元战场,直至三年后被俘。文天祥在郁孤台也留有一首诗文,比不上辛弃疾的词,未能广为流传。但站在郁孤台上默诵他在《过伶丁洋》诗中“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生命绝唱,我能体会到他在郁孤台上的悲壮心情。

     走下郁孤台,好像是走出了一段历史。金人的后代,元兵的子孙,今天又和辛弃疾、文天祥的后人相融在中华大家庭中,烽火硝烟早已化作了春风夏雨。立在郁孤台前的那座深沉凝重的辛弃疾雕像,也该释怀了。

   二.蒋经国故居

     出郁孤台后门,沿古城墙走几步,一座普通的旧院落,要不是门上挂着“蒋经国故居”的牌,肯定无人理会。院内一栋小平房,内有几件简单的家具,挂着几幅蒋经国当年在赣州时流下的照片,很模糊了。倒是章亚若的一张肖像照依旧风采照人,似在忆叙着她与蒋经国在赣州度过的浪漫时光。章孝严2000年携妻回赣省亲留下的崭新照片,应该可以给章亚若在天之灵带来些许安慰。她和蒋经国在此地的爱情结晶到底是回来看她了,蒋家的人被赶出大陆半个多世纪以后,终于又可以返回故土。其实蒋经国在大陆的影响,就跟章江边的这座小院子一样微不足道,除了浙江奉化以外,大概只有这里还留着他的一些旧物和遗响。不知道他在台湾的几十年日子里,是否忆起过花园里那棵他亲手植的白玉兰?可怜的蒋氏后代,除庶出的章孝严曾回来短暂逗留外,其他的或寄居台湾,或飘落海外,离他们祖上曾经称雄的故土是越来越远了,就像屋前的章江水,汇入长江,流出东海,再也回不了头。

   

   三.文庙

     我记得到过三处文庙。一是在老家上海,座落在老城厢文庙路上,离家很近,却从来没进过正殿的大门。二是在海南的三亚,有一处崖城学宫,也叫文庙。第三处便在赣州。她藏在一条小巷内,不显山露水。眼下正在进行大规模整修,为的是迎接今年1118 日在此举行的全球客家人大会。客家人将儒家文明从中原带来此地,孔老夫子理当盛装迎接客家后人。走进文庙,虽因正在修葺而显凌乱,其四合院的形制依然完整。大成殿旧而庄严,据记载是乾隆年间的建筑。殿正中耸立的孔子像,多了些威严和英武,少了些慈祥和文气,与崖城学宫内的孔仲尼判若两人。像是一位帝王俯视群臣,手中握着的玉笏,看上去总是不顺眼。是孔子临朝,还是上朝?孔夫子是教育家,思想家,应将他塑造得睿智点为好。孔子前面两旁分别立着孟子、曾子和颜子、子思。他们的名字前冠上了亚圣、宗圣、复圣、述圣的尊称。左右靠墙站着十八位儒家“罗汉”,左边第一位我认识,那是赫赫有名的理学大师朱熹。整座大成殿模仿了佛教宫殿,但里边供奉的是尚未脱离凡胎的中华先哲,香火当然比不上大雄宝殿了。据记载,王阳明在此地为官时曾在文庙留有“战绩”,诱杀了农民起义军头目池仲容极其手下近百人,此事有点血腥,不提也罢。

   四.八境台

    赣南的千条细流,汇成章水贡水,两水在赣州的龟角尾相拥合为赣江,奔鄱阳湖而去。九百多年前的北宋嘉佑年间,虔州太守孔宗瀚为防水患,在此两江合流之地“伐石为址,冶铁固之”,建城楼与其上,并绘八境图请苏东坡题诗。苏东坡据图所描绘的楼观台榭题诗八首。八境台因此得名,享誉九百多年。以后各地冒出的“八景”、“十景皆是依此葫芦画瓢。苏东坡可称为八境台的形象代言人。

    登楼北望,章江清流缓淌,贡江浊水滚涌,合流处清浊分明,再向前奔一段,章贡合为赣,就再也分不出彼此了。近处两棵古树,躯干粗壮,枝繁叶茂,遮出一大片翠荫;稍远处有一小巧石亭,纤细的身影,在两水相携处显得亭亭玉立。环楼四顾,东坡先生诗境中的八景,大都已随着岁月一起流走了,只剩下“云烟缥缈郁孤台”依旧“积翠浮空两半开”和“回峰乱嶂郁参差”的崆峒山还浸润在旧时的明月中。下楼走向江边,初夏傍晚的风还带着点凉意,正好醒神;江边的空气中充盈着湿意,恰能润肺。举头望天,各式各样的风筝变得越来越大,是收线回家的时候了。 

     赣州半日,匆匆而过。向西南望去,通天岩藏在暮色山影之中,石窟内的唐宋佛雕和忘归崖上守仁先生的诗作题刻,此番眼缘难了,只能在心中留个念想,给下次来赣州储存一个理由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