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人人都快乐

喜欢人在旅途的感觉

 
 
 

日志

 
 

走访青云谱  

2008-08-19 11:40:20|  分类: 旅行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昌城南郊外有个青云谱,以前是座道院,现在是八大山人纪念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南昌人很少宣传它,因此游人足迹绝少踏入这个深闺之地,使得八大山人至今仍能在喧嚣的城市中寻得一处安静的角落,享受着孤独和寂寞。他,已经在这儿住了三百多年。

纪念馆不显山,不露水,与民宅为邻,与绿野为伴。只有那白墙黑瓦透出一点主人的清高和纯洁之气。跨入大门,迎面一尊黑色石雕像,瘦削的身材,清癯的脸庞,凝视远方的双眸有些茫然,手提一顶草帽,一副随时准备出门的样子。这就是朱耷,也叫雪个,也叫八大山人。他曾经是青云谱的主持,之前还做过十多年和尚,再之前身份显赫,是朱元璋十七子朱权的九世孙。在佛俗仙三界蹉跎几十年之后,所有的身份都随风而去,只留下最后一个永远的身份:十七世纪晚期中国杰出的绘画艺术家。

他的祖上是山河之主,他却成了丧家之犬。改朝换代对于他而言,不但是物质的剥夺,更是精神的毁灭。怪不得他的眼神是那样的茫然,他看不到远方,他没有前途。他的心在流血,他将心血饱醮在笔上,变成了一幅幅只有他才能画成的艺术杰作。

我不懂画。我纯粹是冲着八大山人的身世才走进这座纪念馆的。朱耷笔下的山,突兀孤峻;树,残枝败叶;鸟,白眼上翻。这些画境,都是朱耷眼中的山水。再锦绣的河山,在他眼中都变得黯然失色。画中的鸟,大概就是他自己,白眼看人世。这些看似简单潦倒的涂画,之所以能产生震撼力,全在于作者将他全部的精神感受倾注进了笔墨之中。一切的艺术创作,均离不开精神内核,华丽的技巧如没有精神支撑,便成了空洞的美丽。

院中有一方池塘,残荷飘零。当年的朱耷应该会经常坐在那儿,从花开看到花落,然后化成他笔下的荷花,一枝莲蓬,几片败叶,凄苦的心境,与残荷一样失去了任何期待。他的画署名“八大山人”,他将这四个字连写成“哭之”“笑之”的字样,画上还有一个圆形印章,像个“龟”字。行家说,那是“三月十九”四个字的组合。他代表着1644年的三月十九日,那一天,崇祯吊在了煤山的歪脖子树上。那一年,朱耷十九岁,青春灿烂的岁月从那一天起变得黑暗无光。他忘不了这个耻辱的日子,把他印在画上,对着它“哭之”“笑之”。他哭哭笑笑到了五十多岁,悲伤至极,终于疯了。那颗痛苦了几十年的心释然了。他,解脱了。

当我走出大门前,我又望了望朱耷的雕像。我想,如果不是顺治的铁蹄将他踢出了他的家园,他是否还能走进艺术的殿堂,他的雕像今天还会在这儿吗?

门口的牌匾是郭沫若题的,在夕阳下很醒目,不知道八大山人喜不喜欢。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