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人人都快乐

喜欢人在旅途的感觉

 
 
 

日志

 
 

赣南的上海移民  

2008-09-01 15:26:35|  分类: 旅行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工作关系,近两年我常去地处赣南的龙南县,这是一个与广东连平接壤的山区小县,以前未曾听闻,后来我惊诧地发现,这儿竟居住着不少上海人和他们的后代,他们已在此度过了近半个世纪的风雨人生。

一千多年前,中原战乱,百姓大举南迁,在赣、粤、闽三省交界的山地丘陵间逐水而居,形成了中华民族中一支独特的移民群体——客家人。今日的龙南人,绝大多数都是当年中原移民的子孙,经千年岁月沧桑,他们大概已记不清祖居何方,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虽自称客家人,实际上早已成了龙南的主人。

四五十年前,一群风华正茂的上海青年,告别黄浦江,奔赴内地边疆,其中的一支,落户在三南地区(龙南、全南、定南)。与一千多年前逃难来此的龙南先民不同,他们是在领袖的召唤下慷慨激昂地自愿从一个富庶地区来到贫穷的山区,为了一个似有若无的目标甘愿受苦,成了客家人中的“客家人”。九连山的漫天风雪慢慢吹走了他们的青春容颜,阿拉的言语中更多地汇入了客家音调。待到他们的下一代呱呱坠地,呀呀学语,操着一口客家语满地乱跑的时候,他们已经完全融入了赣南的青山绿水之中,繁华的南京路只是偶尔在梦中出现。一晃,半个世纪快过去了,红颜已逝,华发早生,儿女也已长大成人,其中能说上海话者,属凤毛麟角,孙辈们更不用说了,不知上海话为何方怪语。此时,当年的上海热血青年是否有些惆怅?或许更多的是无奈。

昨晚,在龙南与朋友聚会,友人拉着一位从全南来的赵姓朋友,郑重地介绍说他是上海人。可见此地的上海人虽然已努力将自已当成本地人的一份子,但还是被另眼看待,谁叫上海是中国乃至世界闻名的大都市呢!这位赵姓朋友的父母都来自上海,所以他很幸运地继承了一口地道的沪语,客家语自然是张口就来,出生之后的双语环境成就了他的双母语。如今,父母退休后返回了故乡,他在全南掌管医药公司,也算小有成绩,他也想过回上海,可在浦江两岸的璀璨星空下,他这点萤火之光连自已的脚下都难以照亮。他放弃了,全南虽小,但丰衣足食,况且他生于斯,长于斯,对全南的依恋也许还胜过上海。不过,他的血管里流的毕竟是上海人的血,与生俱来的上海情结又使他对黄浦江充满了向往。聪明的他将唯一的儿子迁回了上海,让他在那儿读书、成长,这一家族在外流离了半个世纪之后,终于重新把根扎在了祖先的故土里。

我在龙南还见过几个已退休的上海女人,他们的丈夫都是江西人,因此,重返故乡对她们而言是难以实现的念想,她们的儿女也不再会说上海话。她们唯有时常相聚,互相用家乡语聊聊家常,以表对故土的思念。上海有她们的兄弟姐妹,她们每隔一两年也回上海走走,她们跟外地人一样惊叹上海的都市风光,因为四十多年以前她们走出上海的时候,南京路上二十四层高的国际饭店是当时中国的最高建筑。她们虽然也有浓浓的上海情结,但她们更离不开现在的家——龙南。她们是女人,这儿有她们的丈夫儿女。她们去上海是做客,到龙南是回家。女人如浮萍,没有根,漂到哪儿停住了,就生了根。

我生在上海,长在上海,如今在外也漂泊了近二十年,见到移居他乡的上海人,特别亲切,留下些文字,聊表对故土的恋念。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