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人人都快乐

喜欢人在旅途的感觉

 
 
 

日志

 
 

闽东点滴  

2008-09-28 01:20:59|  分类: 旅行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闽东点滴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一、福安

福安是座小城,四面环山。从山上往下看,一条不大也不小的河自北向南穿城而过,缓缓流去。用不了太久,她便可投入东海的怀抱。

福安无甚名气。境内既不见声震四海的名山大川,也没有千古流传的人文遗迹。能够向外人展示的,除了大革命时期留下的一点红色记忆,古风尚存的村落和原汁原味的世俗生活以外,还有比学校更多的寺庙。信佛是好事,书也不能不念。否则的话,香烧得再多,佛祖也不会高兴。

出城不远,有一地方叫柏柱洋,群山环抱,良田万顷。其中有一个小村庄叫斗面村。村边有条河,水清见底。河中筑了一道石坝。由于是枯水季节,水面降到了石坝以下。石坝近岸处有一个“人”字形尖嘴,将河水分为两部分。外侧之水顺河而流,内侧之水则引入人工沟渠灌溉农田。丰水季节河水可漫过石坝流向下游。冬季水少,被石坝挡住的河水全部流进了沟渠,滋润着柏柱洋的土地。可能是几个月前刚去过广西兴安灵渠的缘故,对眼前这条小河上的水利工程十分眼熟。这“人”字形尖嘴,与灵渠的铧觜异曲同工;这石坝,与灵渠的大小天平担负着相同的调节水量功能。聪明的柏柱洋人,寥寥数笔,就绘就了一幅人与自然的和谐之图。

走进斗面村,下午的阳光洒在土墙上,将凹凸不平的泥墙染成了耀眼的土黄色,与蓝天和青山相衬,分外夺目。这些土屋都已经历了七八十年以上的风雨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中国闽东特委就在此地。曾志,叶飞,陶铸等共和国早期的封疆大吏和内阁要员曾在此留下过深深的脚印。他们是革命者,是新政权的开拓者,对斗面村而言,他们只是过客。轰轰烈烈之后,他们走了,斗面村复归平静。可斗面村并没有忘记他们,村民们将他们工作过的地方都按原样保护起来,告诉后辈们,在共和国创建历程中,这里曾经是一个重要的根据地。

福安在八闽大地的历史上也曾经骄傲过一次。开闽第一进士薛令之就出在福安罗江镇的廉村,时光是在一千二百多年前的唐朝。薛令之官至太子太傅,唐肃宗因其为官清廉而赐名其故乡为廉村。村后的小溪也得名为廉溪。古时廉溪水大,官船可直接入村,溪畔还能见到当年停靠船只的码头。薛令之高中进士衣锦还乡时,应当也是从此处上岸。庆贺的锣鼓声早已远去,只留下一丛丛杂草和再也等不来船只靠岸的码头。

廉村的房屋都有不少年头了。清代留下的门楼和牌匾随处可见,村内鹅卵石铺就的小道大概整修翻新过,可还透射着古时的气息。行走其间,会想起“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这八个字。有一老汉,戴一顶黑色小帽,坐在一座两层老木屋的小窗前,张望着窗外的世界。我通过相机长焦镜头看着老汉布满皱纹的脸,突然想到了两句歌词: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廉溪原本可以载舟的清澈之水如今已变成一条混浊的细流在村边无奈地低声吟唱。是天之过,还是人之过?薛令之与贺知章同朝为官,除了那句耳熟能详的“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之外,贺知章告老还乡之后还写过一句诗:“唯有门前境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真希望廉村之境日日吹春风,廉村之水夜夜涌清波。

           闽东点滴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二、周宁

周宁与福安相似,也围在山中。山势好像还更雄大一些。境内有两处景点,一个是九龙漈瀑布,乃山顶之水分九级奔突而下。去时正值枯水,无缘一见九龙腾跃之势。另一处叫鲤鱼溪,颇具特色。鲤鱼并非稀罕之物,大部分公园湖中都有放养。出名的有杭州花港观鱼,成了西湖十景之一。可生活在周宁鲤鱼溪里的鲤鱼,并不只是简单的观赏之物,它们和人类一起,在这儿世代相传,共同生活了八百年。鲤鱼溪原名九曲溪。南宋末年战祸频仍,一位郑姓先人率族人迁徙至此,肇基于九曲溪畔。此公意识超前,深谙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之道。在八百年前就订立了旨在保护鲤鱼的村规民约:人在鱼在,誓死护鱼,不捕不食,世代相传。久而久之,这一约定根植于人心。不管朝代和法律如何变更,此村规民约一字不差传到今天。八百年来,村民自觉遵守约定,人鱼同乐,和谐共存。由此可见,在中国农村社会,民间自然形成的约定,对民众的约束力甚至比国家法律更加有效和持久。

溯溪而行,溪中鲤鱼或聚或散,悠然自得地游弋着。溪不宽,三四米左右,间或有石板横于溪上,方便溪两边的村民来往走动。依溪而建的民居连成长排,砖木结构,二至三层,据说有不少建于清代。木色陈旧,一望而知已饱经风雨。最让我感动的是村口静卧在两棵参天古树后面的鱼冢。鲤鱼溪里的鲤鱼,不但没有被人类捕食之祸,寿终正寝之后,村民还为其准备了永久安息之地。爱鱼如此,闻所未闻,隐隐有种宗教般的神圣。

清代留下的古民居上挂着的红灯笼在风中摇曳,这是旅游化的信号,不如撤了吧。

                        闽东点滴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三、太姥山

闽东最出名的游览地,当属福鼎太姥山。

太姥之含义,应是女神。一座女神化作的山,立于东海之滨,当然是风韵无限。太姥山不大,半天即可上下。可就在这半日行程之境,却堆砌了数不胜数的奇峰异石。“太姥无俗石,个个皆神工”,不知是谁为太姥山作了精准描述。

太姥山与黄山、华山一样,都属于花岗岩峰林。从山下乍一望去,有点像黄山莲花峰,又有点似华山白云峰。可莲花只是一朵,太姥山上有数不清绽开的莲花;白云峰刚毅敦厚,却难比太姥山千姿百态,万般变化。一路走去,被东海风雨雕刻了千万年的神岩灵石组合成一幅幅灵趣景致,让我从心底发出惊叹。人们为它们取了很多好听的名字,可惜我没能记住。其实也根本用不着去记,大自然的无穷精妙又岂能被一个好听的名字所约束。只要你被震撼过,或者愉悦过,就够了。

太姥山似乎太小,美妙的石头又好像太多,目不暇给用在此处是再恰当不过了。或许太姥是女神之故吧,女性总象征着善良,谦和,她让人们在悠悠然然走动之际,就能欣赏到她辖地内的绝色美景。不像泰山,你要踏过令人腿软的十八盘,才能进入南天门;也不像华山,必须走过令韩愈大哭的苍龙岭,才能站在西峰之巅;庐山的三叠泉,黄山的天都峰也非轻松可以去得;峨眉的金顶,更非常人一日脚力可达。唯太姥山的奇峰趣石,仿佛已被太姥驱赶到了一处,观之赏之,只在闲庭信步之间。

登上涌翠亭,欲观东海之波涛,然“天边海气连天白,一片晴光照树红。”写此对联的人应是在春天登临此处,我看到的除了连天白的海气,便是山上常青的松柏了。而游山必经的一线天,其逼仄程度,丝毫不亚于闽西的永安桃源洞。徐霞客形容桃源洞一线天是“大而逼,远而整”。可惜祖弘先生足履未至太姥山,否则的话,定会有佳句留传。以我不算太少的游历,闽东闽西的两处一线天,可称做一线天中的佳品了。

下得山来,饥肠辘辘,山下畲家乌饭正等着我。据说孙膑受庞涓陷害在狱中时,吃的就是老狱卒偷偷送来的乌饭,才得以养精蓄锐,最后逃出牢笼,报得大仇。这种用乌稔树叶和糯米煮成的乌饭,香软爽口,怪不得杜工部诗中都用“岂无青精饭,使我颜色好”来赞美畲家乌饭。吃着甜软的乌饭,心中在想,今日所尝乌饭,与唐代诗人陆龟蒙笔下的“青精玉斧饭”,是否同一味道?

                           闽东点滴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