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人人都快乐

喜欢人在旅途的感觉

 
 
 

日志

 
 

奔向喀纳斯  

2008-09-05 16:26:11|  分类: 旅行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年前走丝绸之路,到了乌鲁木齐就“孔雀东南飞”了。虽然也尝了吐鲁番的葡萄,饮了坎儿井的水,在黄土飞扬的高昌故城试着用心去听了一回一千四百年前玄奘讲经的回声,在柏孜克里克千佛洞面对残破的佛教壁画在心里咒骂了勒柯克无数次。但我对新疆大地的渴求远远不止这些。此次又临乌鲁木齐,将它作为起点,终点定在喀纳斯。

据说新疆的“疆”字有很多含义。左边“土”在外,指当时被沙俄占领的44万平方公里土地(现属哈萨克斯坦),右边中间一横是天山,上下两横分别指阿尔泰山和喀喇昆仑山,上面的“田”代表准噶儿盆地,下面的“田”表示塔里木盆地。我们从中间那一横起程,一直要走到顶部,车轮带着我们的目光,扫过整个准噶儿盆地。久住南方都市,目光被重重阻隔,总也望不远。天山之北的旷野,无遮无挡,直逼天际,总也望不够。飞入这旷野里的心,没了羁绊,可以纵情驰骋。车内正播放刀郎的歌,来自西域的声音,恰配这眼前的苍凉。十月的秋风,褪去了白杨树的青翠,绿色虽已老去,可躯干依旧苍劲,在路旁排成长列,整齐而笔直地刺向蓝天。路经一棉田,遍地棉花吐絮,煞是耀目。突然想起“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诗句。岑参是吟雪,我却扯上了棉花,不觉暗笑。

晌午,途经克拉玛依。小时侯耳熟能详的《克拉玛依之歌》,又在心中响起。望百里油田,无数抽油机上上下下重复着一个动作,荒漠下的黑色血液,就随着这单调的机械运动,缓缓而不间断地注入了共和国的躯体,滋养她成长,壮大。

继续北行。一处大自然的杰作给寂闷的旅程增添了一点乐趣。一座座方形山丘像城堡,像怪兽。分明是自然形成,却又像经过了人工雕凿。是谁的手笔呢?是风。今日被雨神忘却的地方,一亿年前曾经湖面宽阔,水草丰美,准噶儿翼龙在此自由游弋。地壳运动使湖泊消失,变成了戈壁台地。从西北方的成吉思汗山和哈拉阿拉特山两山峡谷吹来的大风,将台地锯开,切割,锉磨成了今天的奇诡形状。大风的夜晚,风在山丘间穿行时如鬼哭狼嚎,“魔鬼城”因此得名。估计能真正感受到魔鬼城恐怖的人不会多,谁会在午夜时分去那儿闲逛呢?白天的魔鬼城,风和日丽,奇行怪状的山体在艳阳下金黄灿烂,浩瀚起伏,绵延三十平方公里,不可谓不壮观。想及这里也曾水波荡漾,青葱一片,深叹自然之伟力,人怎可企及。

车到布尔津,已是繁星满天。月光下的额尔齐斯河,泛着冷光,静静地向北冰洋流去。

过布尔津向北,山势渐高。阿尔泰山雄浑的身躯无拘无束地横亘眼前。久违的绿色,像变戏法似的,突然就抹遍了层叠的峰峦。奔波万里,只求见上一面的喀纳斯,不远了吧?听到哗哗的水流声了,一条清流从山涧奔突而来,正午的阳光将她灼成了银白色,闪烁着跳跃而去。她就是喀纳斯河,她第一个跑来告诉进山的人,喀纳斯到了!

喀纳斯是何意?图瓦人说,是美丽而神秘。

喀纳斯的美丽很简单:一个湖,一条河,一个村庄。湖名喀纳斯湖,河称喀纳斯河,村叫喀纳斯村。在它们四周,是巍峨耸峙的阿尔泰山脉。

行程万里,我就为喀纳斯湖而来,像是赶赴一个前世的约定。感谢上苍,我相遇的是喀纳斯最美丽而短暂的金色晚秋。第一个冷空气刚过,将山头覆盖上银装,树叶染成金黄;第二个冷空气未到,阳光驱走了寒冷,将大地画得色彩斑斓。落了叶的白桦林,苍凉一片,静静等候着即将飘来的飞雪;亭亭的云杉,伸向蓝天,迎接正走近的白云。寂静的喀纳斯湖,躺在阿尔泰山怀中安享着万年以前的宁静。碧清的湖水,凝聚的是万古精气;湖畔漫山的青松,傲立在西伯利亚吹来的寒风中,千年常绿;山顶的皑皑白雪,映在湖中,蕴涵着百世圣洁。我自幼在南方,四十年来见过的湖不在少数,回忆起来,总觉得它们已被人类或浓或淡地化过了妆,美则美矣,可与眼前的喀纳斯湖相比,缺了旷古的质朴与不羁的豪气。多亏了阿尔泰山的高峻险阻,唐宋数百年诸多文豪的妙笔也未曾沾上一点喀纳斯湖的圣水,万千唐诗宋词中也未见喀纳斯的清影。她游离于中国最西北的一偶,邈远的中原上演的光怪陆离,她不屑一顾,像一位避世的仙人,在阿尔泰山的崇山峻岭中精修她的千古不朽。

喀纳斯遥远的路途,喀纳斯漫长而高寒的冬天,屏蔽了世间的尘嚣。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每次都先越过阿尔泰山,然后横扫喀纳斯,再奔袭中原大地。喀纳斯因此而历练得冰清玉洁,凛然于鄙俗。在长达半年之久的冰天雪地里与喀纳斯相伴相守的,是图瓦人。蒙古族的这个分支,从成吉思汗西征铁蹄震响喀纳斯之日起,就有了他们放牧的身影。七百多年的岁月,将他们相融于这片美丽而神秘的土地。岁月流长,并未淡化他们对先祖的敬仰,悬挂在房屋正中的成吉思汗像,激励着一代代图瓦人从弱婴到骠勇。站在图瓦人木屋旁,我忍不住向西眺望,想去追寻早已远去的铁木真的背影。耳畔,图瓦人特有的乐器苏尔正在吹响,平和的音调伴着流水般的和声,仿佛从喀纳斯湖的深处飘来。

天黑了,万籁俱寂,夜风吹来了冬天的寒意。抬头仰望,银河里的星星全都涌了出来,塞满了喀纳斯的夜空。轻抚过一代天骄的那轮明月,正将银光洒向他后人小木屋的尖顶上,依旧那样轻柔。从喧闹中走来的旅人,此时也享受到了片刻的宁静。

 

                                     奔向喀纳斯 - 快乐老猪 - 快乐老猪的博客

                                     葡萄沟弹琴人

                                       

                            奔向喀纳斯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喀纳斯湖

                                奔向喀纳斯 - 快乐老猪 - 快乐老猪的博客

                                喀纳斯木屋

                                奔向喀纳斯 - 快乐老猪 - 快乐老猪的博客

                                 魔鬼城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