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人人都快乐

喜欢人在旅途的感觉

 
 
 

日志

 
 

冠 豸 山  

2008-09-08 16:52:55|  分类: 旅行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冠  豸  山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从梅州上车,过蕉岭,就算出了粤东,入了闽西。福建并不陌生,武夷山的峰峦,鼓浪屿的波浪,清源山中深沉的太上老君,湄州岛上凝望大海的天后妈祖,鼓山涌泉寺内慈祥的佛祖如来,这些八闽大地上最出名的山水胜地,都曾留住过我的目光。这次踏入福建要去的第一站是连城,那儿有一座山叫作冠豸山,就像“豸”字很多外地人不会念一样,冠豸山也不为很多人所知。

先抄录几句冠豸山的出典吧。冠豸山最早叫东田石,元代连城县尹马周卿率兵丁千人开发了山上十三处景点,并改名为莲峰山。因前山滴珠岩形似古代御史所戴的“獬豸冠”,明代连城名儒黄公甫在此题“冠廌”二字(“廌”系豸的变形字),人们登山赏景,便称“上冠豸”,于是莲峰山渐次淡忘,冠豸山成了正名。

连城是一座只有一条主要大街的小县城,城东不远处横亘着一列形态各异的山峰,那就是冠豸山。

拾级而上,眼前的山体都是红色砂岩,原来冠豸山也是丹霞地貌大家族的一员,过半云亭不远,见一石砌寨门临深涧靠峭壁而建,门宽仅容二人擦肩而过,门顶书有两个行书大字:云瞩。这是冠豸山西寨门,建于元代,清咸丰八年,太平军攻陷连城,守军和平民3500余人退守冠豸山。太平军几度向西寨门发起攻击,均被守寨官兵凭借险要地势以擂石滚木击退。今日,距太平军进攻冠豸山,时光已流过了一百四十三年,西寨门仍旧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云瞩”二字虽是色彩暗淡,但依然散发着诗意,将刀剑之气冲得荡然无存。当年血腥撕杀的战场,如今是游人驻足留影的佳景地。和平盛世,乃百姓之福。

穿过西寨门,眼前就是滴珠岩,它是冠豸山永远的形象使者。石壁上“冠廌”二字赫然夺目,其下方的“上游第一观”楷书石刻,系清乾隆年间翰林朱阳所书,意指冠豸山是汀江,闽江和九龙江三江之源。极目远眺,连城全景历历在目,公路蜿蜒如带,伸向远方,放了水的农田,如块块明镜,随意地嵌在绿野之中。朱阳所言非虚,此处赏景,眼界开阔,心胸舒畅,称“第一观”实不为过。

过滴珠岩前行,五老峰直冲云霄,峭壁上刻着四个白色大字:万峰朝斗。书者项南,他是连城人,官至福建省委书记。自古至今,在有记载的连城籍名人中,项南是最大的官,他有资格在家乡的名山上留些印记,供后人千古瞻赏,人生风光如此,应无遗憾。

大凡奇峰异峦之地,必有两种人,出家的僧道和文人,僧人建寺庙,文人建书院,冠豸山也不例外,僧人在冠豸山建了法云寺,灵芝寺等庙宇,经历几代修缮,至今仍金碧辉煌,而冠豸山的书院因其实用功能的丧失,大部份已不复存在。保存至今的东山草堂,与规模庞大的寺庙一比,立刻显出了文人的寒酸相。它那三进平房庭院的结构,与民居一般无异,令其生辉的是挂在草堂内的三块题匾。

正厅悬挂的是号称大清国第一才子纪晓岚所题的“追步东山”。当时纪晓岚正在距连城不远的汀州府验校“四库全书”,连城望族谢凝道送上“谢氏族谱”求序,纪欣然命笔,还手书“追步东山”墨宝相赠,意在鼓励谢凝道以导演了“淝水之战”的东晋宰相谢安为榜样(谢安曾隐居会稽东山,后“东山再起”,再度做官)。只可惜此匾在六十年代散失,今日所见乃仿制品。

天井上方瓦檐悬挂着民族英雄林则徐的手迹“江左风流”,林少穆是真正踏足过冠豸山的。1824年,林的同科进士和挚友谢邦基为其父谢凝道祝六十大寿,邀林则徐到连城同游冠豸山,见东山草堂内谢家后代正在发奋读书,感憾而书“江左风流”。他当时大慨也不曾想到,十多年后他会因鸦片战争而成为流芳千古的民族英雄,他在流放新疆的岁月中,是否想起过冠豸山的红岩绿树?他在广东普宁临终的那一刻,英魂可曾重游冠豸山,看一眼他的“江左风流”?

下厅悬挂的题匾“王谢馀泽”是当代词作家乔羽在1997年应邀参加冠豸山首届旅游文化节时所题。王谢堂前之燕,借乔老之笔,飞入了东山草堂。

跨出十九世纪的东山草堂,外面是二十一世纪的明媚阳光,走几步,只见两座峭壁面对而立,中间只有一条三米左右的山道穿山而过,在两山的最窄处,建有一座寨门,门顶的花岗岩条石上书有“天堑”两个字。这里就是号称“一线天”的冠豸山东寨门。一百四十三年前,这里曾经是杀声震天的战场,争斗的两方都是农民,攻的是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军,守的是连城的农民百姓。据记载,有一位叫黄九林的人,带领五百余人由西寨逃向东寨,可是寨门紧闭,此时追兵已近,危急中他奋不顾身,飞越堑垣,打开寨门,将五百余百姓放入,复关寨门,以擂石滚木击退太平军,保全了五百余连城百姓的性命。史料记载,冠豸山一战死难者三千人,若不是东寨门天堑难越,此处将增加五百冤魂。

剩下的游程,不外乎登山观景,领略丹霞地貌的奇形怪状,一路上我总在想,如果冠豸山只有草堂,没有寨门,那该有多好!

 

相关链接 

永定土楼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