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人人都快乐

喜欢人在旅途的感觉

 
 
 

日志

 
 

延安行  

2009-01-19 16:43:37|  分类: 旅行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人都知道延安。它在中国革命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它是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终点,是抗战时期和解放战争初期共产党中央所在地。共产党从延安走向强大,走向胜利,走向北京。它是一座红色里程碑,它是一处革命圣地。在“文革”时期,朝圣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涌向延安,拜倒在宝塔山下,沉浸在延河水中。

红色的朝圣时代已过去了几十年。革命圣地的红色光芒也淡了许多。人们渐渐的把革命圣地改称为革命老区,这个称呼更客观,更贴切,也更亲切。

怀着对圣地的向往,带着对老区的好奇,我走向了延安。

我首先走向宝塔山,它是延安的标志。在红色面纱后面,延安是古代边陲重镇,也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走进宝塔山,就走进了历史。

一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延州父母官向我走来,他是北宋著名政治家和文学家,五十二岁临危授命任陕西经略安抚招讨副使兼延州知州的范仲淹。宝塔山那时叫嘉岭山,他以娟秀的隶书写的“嘉岭山”三个大字,依然清晰地镌刻在山脚下坚实的岩石上。山上的宝塔建于唐代,共九层,高四十四米,它冷眼俯瞰延河,庄严守卫延安一千多年。山顶最高峰有座摘星楼,也叫望寇台,系当年范仲淹镇守延州时为观察西夏敌情所建;正因为范仲淹的战略防御和励精图治,才使西夏不敢轻易来犯,延州得保平安。

与宝塔山隔延河而鼎立相望的是清凉山。从宝塔山上望去,见清凉山上亭台俏立,古塔高耸。受其吸引,便跨过延河,走访清凉山。穿过山门口披满黄土的牌坊,拾阶而上,遇万佛洞石窟,其规模和艺术境界与莫高窟不在一个档次上,可也佐证了延安历史文化的源远流长。再往上有范公祠,一尊彩塑再现了范仲淹当年镇守延州的风范,附近有一个小巧的月儿井,据说在月圆云淡之夜,井中会映出一轮圆月,此时情侣相拥,蜜语甜言,就是在贫瘠的黄土高坡,也照样生出浪漫无限,范仲淹“三月二十七,羌山始见花;将军了边事,春老未还家”的诗句大概也是在这儿吟就的吧。继续往上走,有墨香扑鼻的碑亭,有仙气缭绕的老子洞和八仙洞,有称冠陕西的琉璃宝塔。小小的清凉山上,竟汇集了道、释、儒三家文化,充盈着中华古国的文明之风。

下得山来,方才明白清凉山自古以来就是游览胜地。可大多数未到过延安的人,却只知宝塔山而未闻清凉山,何故?原因在宝塔。自宝塔建成之后,其挺拔之躯屹立山顶,上接蓝天白云,下览延州城廓,四处皆可望其雄姿,自然而然就成了延州城标。嘉岭山因其而改名宝塔山。千年以来,画家描它,文章颂它,宝塔山美名远播,扬名四海。清凉山虽秀美典雅更胜于宝塔山,也只能“藏在深闺人未识”而默默无闻了。用现代话来说,宝塔山是延安历史上最成功的形象工程。

然后我走进了枣园。

枣园是毛泽东等领袖们生活的地方。在政治舞台上叱咤风云的领袖们,当年就住在这个很普通,很百姓化的地方。

毛泽东居住的是一个独立大窑洞,一排五间。一间客厅,一间书房,一间卧室,还有两间未开放,大概属附房一类。房内的家具用品相当简陋,最迷人的是窑洞前的大院。那真是一个很大的院子,有篮球场那么大。院内有一个小凉亭,木头做的,很旧,很古朴,立在大院的黄土地上,十分清高,充满诗意。在院子的一偶,有一棵躯干粗壮,枝繁叶茂的大槐树,嫩黄色的小花,花开满枝头,花落洒黄土。大槐树和小凉亭,给沉闷的黄土窑洞带来了几许生机,几分雅趣。如果不是那块红色牌子上写着“毛泽东故居”几个字,真会以为这里是一个乡间秀才的居所呢。它朴素中藏典雅,简单而不失气度。谁能想象中国革命史上一出出最惨烈最悲壮的战争剧目都在这个土气中透点书生气的院子里策划定稿,然后上演于大江南北的战争舞台。“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站在毛泽东曾经站过的大院里来体会这句古语,真会生出许多感慨。

在宝塔山阅读了延安历史,在清凉山饱览了延安胜景,在枣园缅怀了伟人伟业,我用一天时间,走完了延安从边陲重镇到革命老区的千年长路。傍晚时分,我走进了今天的延安。

下榻的宾馆对面,有个热闹的露天大排挡,浓浓的烤羊肉香味,将我吸引了过去。在小凳上坐下,先要了十串。上乘的西北羊肉加上孜然的特殊香味,味道好极了。我们一家三口赞不绝口,吃不停口,狼吞虎咽般吃了八十多串。与本地人动辄每人一百多串相比,我们还是小胃口。油香满嘴之时,走来一位穿套装,带眼镜,漂亮斯文的女士,向我们推荐她自制的泡菜。在吃过肥腻羊肉之后,往嘴里塞一块泡菜,顿觉满口清爽。大概是我的观念出了问题,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将口中的泡菜与卖泡菜的斯文女士联系到一起。她白天在办公室做着体面的工作,晚上穿梭于烟雾弥漫的排挡中间,兜售并不斯文的泡菜。她是生活所迫?还是想争取更好的生活?我没敢问她。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延安的老百姓从革命圣地的光环中走了出来,他们接受了老区相对贫穷的事实,然后通过自己的努力,在改善自身生活的同时,也逐步将老区融入现代社会之中。一个出租车司机自豪地说,以前延安见不到一幢高楼,现在虽说不上高楼林立,但也是楼房处处。他自己买了一套三居室的商品房不算,还买了一个现代窑洞。他说窑洞冬暖夏凉,还带一个大院子,住着比楼房还舒服。

这是我匆匆遇到的两个延安人。他们生在黄土地,长在黄土地;他们热爱这片黄土地,建设这片黄土地。昔日的硝烟和辉煌都已离他们远去,未来的富裕和幸福正在向他们招手。他们唱着《南泥湾》,哼着流行曲,跳着迪士科,走进新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