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人人都快乐

喜欢人在旅途的感觉

 
 
 

日志

 
 

艰辛的旅途  

2009-07-04 10:56:31|  分类: 旅行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艰辛的旅途 - 快乐老猪 - 快乐老猪的博客

 

前段时间妻子又去了趟九寨沟,从天上走的,遥遥之途,一掠而过。相比十七年前从成都坐车去九寨沟的艰辛旅途,真是天壤之别。可回味起来,还是地上走的印象深刻,那时从成都去九寨沟,单程就需两天,途中经历,至今不忘。

 

一、冲过泥石流

 

车过汶川之后,一路尽是险峻高山峡谷。车道也不是今日所见的水泥柏油路,而是坑坑洼洼、尘土飞扬的土路,一边是高山崖壁,一边是急流翻滚的杂谷脑河,路边到处是大大小小的乱石,同车一位老者说,这些石头都是泥石流留下的,他已经来了三次,前两次都因泥石流档道而半路折返,未去成九寨沟,希望这次上帝保佑,别再遇上泥石流。说着没多久,在经过一个叫米亚罗的地方时,还真的碰上了泥石流。透过车窗可见到前方山体上有黑土带着碎石顺山坡滑向公路,三分之一的路已经堵住了。多亏了驾车的是个有十五年青藏公路行车经验的年轻老司机,他叫大家坐稳扶好,然后逐渐加速,抢在泥石流将公路完全堵住之前,冲了过去。与我们同一个旅行社的另一辆车,由于在汶川吃午饭时多耽搁了一会儿,结果受阻于泥石流,耽误了一天行程。当时旅行社约定,因泥石流耽误一天,就减少九寨沟内一天游程,耽误两天,就打道回府。可怜了那辆车的游客,在九寨沟少玩了一天,亏了,但也无可奈何。

 

二、翻越雪山

 

过了米亚罗之后,车窗外的杂谷脑河越来越窄,再往上,竟成了一道道涓涓细流。原来,我们到了杂谷脑河的发源地——鹧鸪大雪山的脚下了。此时,夜幕渐渐降临,向车窗外望去,远处的山上泛着一层白光。当大家看清这白光是雪峰的时候,车上占大多数的广东游客首先“哇哇”地欢呼起来。客车在游客的欢呼声中吃力地盘旋而上,越开越高,窗外的雪峰渐渐地移到了视线以下,路边的山坡上也铺满了白雪,暮色中的苍白山峰和黝黑山谷,看上去有点阴森恐怖。广东游客夸张的叫声不知什么时候起停止了,车内鸦雀无声,只有汽车的轰鸣声在高山间回荡。刚见到雪山时的兴奋此刻已荡然无存,大家就剩下一个念头:赶快离开这可怕的雪山,到有灯光,有炊烟的地方去。

晚上九点半,终于翻过雪山,到达预定住宿地:刷经寺。

 

三、坐等天亮

 

刷经寺是个山间小镇。在小饭馆填饱肚子之后,原以为可以躺下休息了,没想到小镇的旅店已经全部住满。原因是本该昨天到达的旅游车路遇泥石流被困了一天,今天比我们先到这里,把床铺占满了。我们只能在车上睡或者在饭馆里坐。川西北山里的秋夜,寒冷刺骨,在车里睡肯定会冻出病来,大家都选择坐在饭店里烤火取暖,等待天明。我将背囊里所有的御寒衣服都裹在身上,紧挨着火炉,才不致受冻。开始还说说笑笑,打打扑克,到后来都困得睁不开眼了,就像一群难民一样,男男女女挤在一块,互相依靠着游荡在半梦半醒之间。

 

四、过草原,到松潘

 

天亮启程,在颠簸中很快进入了梦乡。晌午醒来,时过境迁,雪山不知去了何方,青黄相间的草原正袒露出宽广起伏的胸膛,弯弯曲曲的小溪,像血管般布满她的躯体,溪水涓涓流淌,养分源源不断;白云在天上行,白色的羊群和黑色的大尾巴牦牛在地上走,牧民们在阳光下跑马溜溜,静止不动的是一顶顶圆圆的帐篷。司机也走累了,就在这幅宁静和谐的草原图画边停了下来,让大家下车吹一吹草原的风,踩一踩草原的土,晒一晒草原的阳光。风吹在脸上像刀扎般生疼,高原的阳光很刺人,只有土地是柔软的。一个十多岁的藏族小姑娘带着四个藏族小孩走了过来,强紫外线的高原阳光和强穿刺力的高原寒风将他们的脸变成了紫红色,脸上和手上都积满了污垢,只有指甲是白的。导游说,这层污垢可保护皮肤免受阳光和寒风的直接侵袭,所以草原上的藏族牧民长年不洗脸,不洗手。此话不知是真是假。我们给小孩一些糖果,他们高兴地在草地上跳着,脸上绽开了淳朴憨厚的笑容。小孩是天真无邪的,大人就不一定了。可能是经常有旅游车在此地停车,藏民就牵了几匹马,做起了游客生意,说一块钱骑一次。结果一对北京来的新婚夫妇中了招。骑完之后,藏民向他们要五十元,说一块钱只能骑上去,走一圈收五十元。北京夫妇不给,两个藏民手握砖头追到车上(草原上哪有砖头,看来是早有预谋),吓得他们赶快给钱了事。五十元在当时不算少了,我们成都到九寨沟的团费才一百七十多(不包吃住和门票)。

一段不愉快的小插曲。

汽车在草原上奔驰了一天。傍晚时分,见到前方矗立着一座高高的纪念碑,碑座上是一个高大的石像,高举双手成欢呼状,在夕阳下熠熠生辉。那是红军过松潘草地的纪念碑,松潘到了。

松潘是川西北较大的县城,有古老的城门和城墙。到了松潘,就算到了黄龙和九寨沟的家门口。晚上在城里闲逛,见到一家清真食店人气很旺,走近一看,很多人在喝羊肉汤。坐下要了一碗,汤到,香气扑鼻,尝一口,汤浓肉鲜,美味无比。此后十多年间喝过不少羊肉汤,可齿间留存的,还是松潘那碗羊肉汤的味道。

接下来的三天,陶醉在黄龙和九寨沟的奇山异水之中,为饱览这笔墨难以形容的人间仙境,再艰辛的旅途都是值得的。况且因旅途艰辛,那时的游人不及今日的十分之一,与今天摩肩接踵的嘈杂行程相比,当年的旅行又多了一份宁静和从容。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oul"="sp;
r th=' an>'rentRecomBlog:fal="nb'lt="' lt="', lt=2' lt=:falssizide'bg="' lg="', lgc1' lgc1', lgc2' lg=2', lgh"' lgc9'rensizide'kg "' kg 3', kg 1' kg 4', kg 2' kg 5', kg 3' kg 6', kg 4' kg 7', kg 5' kg 9'}};nk" Dlasm/$rvion. = '06/24/od=7 08:14:35';nk" isitor.usapi = 'J剑1蝍pispan> ';nk" isitor.usmsg = 'J剑1蝍pispan> msg/"><';nk" isitor.us">< = 'J剑1蝍pispan>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