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人人都快乐

喜欢人在旅途的感觉

 
 
 

日志

 
 

含苞待放东澳岛  

2010-01-08 11:00:41|  分类: 旅行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含苞待放东澳岛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客船驶离珠海香洲港,踩着波峰浪尖,奔向东澳湾。

 

经过五十分钟的航程,船靠岸,人上岛。如果与珠海九洲港客运码头的气派相比,东澳码头连简陋都称不上,它没有候船室一类的客运码头建筑物,就连遮风挡雨的篷也没有,头上是天,脚下是地,一干二净,清清白白。

 

冬天是淡季,虽说是元旦假期,游人也很少。没人前来询问要不要租车,要不要住店,甚至连看你一眼的人都没有。旅游区常见的元素,这儿都不存在。难得清静。

 

眼前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小街,斜坡向上,两旁的房屋,陈旧且无特色。走不到百米,见一新修的水泥汽车道通向前方。道口售票亭赫然在目,它提醒人们,东澳岛已不再是单纯的渔村,她正在变身为休闲观光度假区。变身尚未完成,门票已然不菲。

 

购票上路,大道直通南沙湾。

 

东澳人将南沙湾自诩为钻石沙滩。沙质细腻柔白,海水洁净透亮,嶙峋大石相伴,渔舟停泊浅湾。海岛风情自然亲切地铺陈眼前。只可惜,这颗钻石太小了点。

 

真正出乎我意料的,并非南沙湾的柔美,而是铳城一带山海的壮丽。

 

铳城,顾名思义,一定与枪炮有关。这座用糯米浆和石头建成的长方形城堡,依山面海,历经270年风雨,依然坚固如初。雍正年代的五十个清兵,在这么一个山俊水丽的地方当差,也算清苦得有点韵味。

 

站在城头,极目远眺,海天一色。城墙上三门当年的火炮,看似威严地对着波浪翻滚的海面,不知是当年的实景,还是今日为旅游而做的应景?估计是后者吧。这儿没有发生过与列强的战争,倒是同大海盗张宝仔有过一番较量。

 

十八世纪末,“五色帮”头领张宝仔打着“反清灭洋”、“劫富济贫”的旗号,聚众四万,称雄珠江口,东澳岛上的摩崖石刻“万海平波”和“武当胜境”就是他攻岛得胜之后书写在山崖上的豪情。令人费解的是,石刻的署名并不是张宝仔,而是一个叫胡一雷的人,据说是他手下的一个文人。看来张宝仔是个不计较流芳百世或者遗臭万年的真豪杰。便宜了胡一雷,在东澳岛的崖壁上扬名百年。嘉庆十二年(1807年),清兵征剿,张宝仔撤离。临走前,“藏宝十八行,行行十八瓮”,以待日后重归。哪知,一去不复返。后来民间就流传了一个顺口溜:珠宝十八箱,箱箱十八行,谁能得到它,早喝粥来晚宰羊。能吃上羊,在当年已算得上是上好生活了。宝藏一直没有找到,也不用找了,我们早已天天吃牛羊。

 

让我惊讶的是,岛上居然还曾经有过海关。原来1898年英国租占新界及大屿山长洲等海岛后,清政府不得不在东澳岛筹建海关,以替代九龙海关长洲税厂的职能。这个海关遗址,记载了一段屈辱的历史。遗址旁有一棵古树,像一把撑开的巨伞,庇护着这一方土地。古树依旧茁壮,新芽已经吐绿,不远处的将军石,挺立在岸边山崖的高处,日夜守护着小岛的安宁。

 

东澳岛很小,不足5平方公里土地上住着不足500居民,一条用天然石条和鹅卵石铺成的小道沿着岛的周边画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圈,它时而蜿蜒在沙滩边,时而穿行在山崖间,一会儿海阔天空,一会儿林木幽深;俯身可拾起散落道边的历史,抬头能望见破空而飞的海鸟。走上一圈,不需半日,山海任逍遥;夜宿海边,海潮催眠,好梦自然到。

含苞待放东澳岛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含苞待放东澳岛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10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