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人人都快乐

喜欢人在旅途的感觉

 
 
 

日志

 
 

深藏不露团山村  

2010-03-18 15:21:03|  分类: 旅行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藏不露团山村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朱家花园无疑是建水城里最大最精致的古民居。可它也有不如人意之处。它的后花园并非原来样子,不但是新造,还兼作停车场,整体上不协调;它有些地方修葺得太好,可能因为名气大,国家AAA级景区,花的银子多,不料却反而抹去了过去的岁月痕迹。

听说距建水城十三公里地,还有一处晚清时期的古民居群,叫团山村。不远,寻迹而去。到了村口,才知道此地已于2005年荣列“世界纪念性建筑遗产保护名录”。名声已传到了国外,门票自然难免。

与朱家花园的游人如织相比,团山村显得冷冷清清,没有旅游点的热闹,只有自然村的安详;与朱家花园巨大的整体建筑不同,团山村是个由几十座小型民居组成的自然建筑群落,背靠大山,面向田野。保存较完好的晚清民居大概还有二十座左右,散落在后来新建和改建的其他民居中间,不显山,不露水,默默记录着百年的沧桑故事。

问起“团山”的来历,一说是因村落建在一个圆形小山包上,故而得名;还有一说是彝语“图色儿”的音译,意为“埋金藏银之地”。我更相信后者,这里自古就是彝族哈尼族聚居地,汉人是在明朝初年大规模移民时期才迁徙来此。

弯弯曲曲的古旧青石板小道,将一座座旧宅连在一起,也串起了一段段尘封的历史。

在始建于清乾隆年间的张氏宗祠,门旁有对联介绍了团山张氏的来历:

张氏始祖 发籍江西鄱阳许义寨 先辈正宗

氏族兴旺 迁移云南建水团山村 后世立祠

团山村绝大部分人都姓张,来自鄱阳湖畔的张福是他们的共同始祖。他有两个儿子,张山和张海。张山留在团山,六百多年风雨不但没把团山的张家吹散,还留下了偌大一个广义上的张家花园;张海去了大理,没有信息流传,不知洱海岸边还有多少他的后人。听说民国时期,张氏宗祠还定期举行祭祖仪式,在外地的张氏族人都要赶回团山参加祭奠。解放后,宗祠作用逐渐淡薄。时至今日开放年代,张氏后人为何不继承传统,重开祭祖仪式?也许张福和张山正在祠堂里微微不悦呢。

祠堂立柱上簇新的对联可能是近期挂上的,道出了张家先辈处世理念:

一勤天下无难事

百忍堂中有太和

 

深藏不露团山村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忍,是张氏祖传家风。据说张家在唐代的高祖曾经九世同堂,唐高宗封禅泰山路过时还亲临张家询问和睦之道,张氏高祖张公艺写了一百多个忍字呈上,深得唐高宗肯定(不知武则天同意否?)。张公艺后著《百忍成金》传世。团山村规模最大的张家花园大门上,“百忍家风”四个大字,金光闪闪,不知是早年篆刻,还是今日笔迹。不管如何,它向人揭示了团山张家的处事精髓,也反映了汉民族的历史传统。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退一步,海阔天空”,说的都是一个道理。“忍”了一百年的张家花园,何时谋定而动,完成“大谋”?

在皇恩府,“忍”又找到了旁证。皇恩府建造者的母亲朱氏,因“扶孤成立,子孙济济,五世同堂”而受到朝廷表彰,“例封安人,立坊入祠,旌表其门”,敕封的“皇恩旌表”匾额,至今仍然高挂门口,金光灿烂。皇恩府因“安人”而得名,流传百年。有没有人问过朱氏在“忍”的过程中所经受的寂寞和痛苦?林语堂《贞节坊》中的寡妇文太太在一个皎洁的夜晚动情地对仆人老张说道:“我已经守了二十年寡。我受够了。让别的女人要那座贞节坊吧。”说完扑进了老张的怀抱。文太太没能忍住,她宁愿不要贞节坊,也要和老张过普通人的日子;受百忍家风熏陶的朱氏“忍”住了,因而有了今天我们看到的皇恩府。可身为“安人”的她,心底里真的能安吗?我想,这座1909年竣工的皇恩府,应该是最后一座了吧。

走过一座很有气派的院落,门楣牌匾写着“司马第”,主人姓毛,是团山村唯一不姓张的古民居。当年建房的毛氏兄弟是开矿的商人,并未作过官,只是其先祖曾获过“司马”的封号,两兄弟就将宅院起名“司马第”。假官位以壮声色,百年前盛行,百年后遗风犹存。

临走遇见皇恩府今天的主人,他是一位退休教师,儿女都在城里工作,只有他和老伴守着皇城府,担着主任的头衔,负着保护团山村的责任,过着清淡的日子。说起对团山村的保护,他很来劲,也很有见地。他说上面有人提出要对团山村进行整体立面改造,也就是当下最流行的景点包装,拆了古建筑,然后再建仿古建筑,被他顶了回去。他认为该拆的是那些呆头呆脑的方形新楼房,而不是浸润了百年风雨的老院子。团山村多亏有这样的人顶着。

团山村最有魅力之处在于她是活着的。古民居很陈旧,但还有张家后人在里面居住;青石板路有点破,但还有小脚女人在上面行走;斗拱和木雕褪了色,但确实是百年前的作品。与那些仅供参观的古建筑相比,团山村是真切的,灵动的。

出村,见到个碧石铁路(个旧—碧色寨—石屏铁路,1915年开工,1936年建成,全长177公里,轨距600毫米,又称“寸轨”,是中国第一条民营铁路。1970年改为米轨)贴着村边伸向远方。村里的老人应该还记得当年的小火车在这条中国最小的寸轨上隆隆驶过的情景吧。

那个专门为团山村而设的火车站还在吗?

 

深藏不露团山村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深藏不露团山村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深藏不露团山村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深藏不露团山村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深藏不露团山村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10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