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人人都快乐

喜欢人在旅途的感觉

 
 
 

日志

 
 

遥望塔克拉玛干  

2010-08-16 09:48:28|  分类: 旅行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遥望塔克拉玛干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十多年前第一次到吐鲁番时遇到一个从喀什来的老师,他告诉我他是沿着五百公里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骑自行车来的。我当时十分惊讶和敬佩,从那时起就梦想着哪天也能走进塔克拉玛干。遗憾的是至今也未能实现这个愿望。此次好不容易来到了南疆,也只能到沙漠公路的零公里起点处,向塔克拉玛干投去短暂的一瞥。

这一瞥能看到地平线的尽头,可那只是塔克拉玛干的边缘。沙漠公路像一条巨大的灰色地毯,铺在塔克拉玛干金黄的躯体上,从轮台一直往南,铺到了古代的尼雅,今天的民丰。在这个世界排名第二的流动沙漠中修建一条总长522公里,沙漠段446公里的等级公路而不被流沙淹没,是人类创造的一个奇迹。极目远望,公路两旁的红柳、沙拐枣、梭梭等耐旱沙生植物像卫兵一样守卫着这条塔克拉玛干大动脉。这些绿色的精灵能够在沙漠中排列成行延伸几百公里,全靠滴灌技术,一条条黑色的滴灌带将水准确地送到植物根部,滋润它们生长,挡住流沙侵袭,保护公路通畅。维吾尔导游库努多孜说,在沙漠公路边每隔四公里就能见到一座红顶小屋,叫做水井房,住着一对夫妻,他们白天抽地下苦碱水,骑自行车来回检查滴灌设施,晚上在漆黑的沙漠里与星星对话。自19958月沙漠公路通车以来,就是这些默默无闻的夫妻们和以色列艾森贝克公司滴灌技术的完美配合,保障了塔里木油田与外界畅通无阻。1999年,沙漠公路获得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证书,这些夫妻们的名字,不会被人们记住,他们就像流沙,只属于塔克拉玛干。

     遥望塔克拉玛干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塔克拉玛干,有人把它翻译成“山下面的大荒漠”,也有人更形象地把它说成是“进去出不来”,33.76万平方公里的面积,广袤无垠,金黄一片。它是活的,每年都在流动,近千年来已向东南移动了100公里,吞噬了罗布泊,淹没了尼雅。瑞典人斯文赫定进入塔克拉玛干之前曾经骄傲地说:从没有哪个白人的脚触到大地的这个部分,到处我都是头一份。可他的探险队最后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他和两个助手爬到了和田河边,一泓泉水救了他的命。从此他把塔克拉玛干叫做“死亡之海”;英籍匈牙利人斯坦因也称塔克拉玛干为死亡之海,可他却于1901年在这片死海中找到了尼雅遗址,证明了1700年以前的西汉时期,这里曾经有一片青翠绿洲,是精绝国的土地;比这两个西方人更早称其为死亡之海的是中国人,叫玄奘,他在东归中土途中曾经过尼雅,《大唐西域记》对那里描述道:“周三四里,在大泽中。泽地热湿,难以履涉。芦草荒茂,无复途径”。虽然玄奘也未见到精绝国,但他看到的尼雅好像比斯坦因稍好些。那些曾经的绿洲和文明,随着风沙和岁月,都变成了塔克拉玛干。

沙漠公路零公里处也能看到几棵胡杨树。按其“生而三千年不死,死而三千年不倒,倒而三千年不朽”的说法,眼前的胡杨应该有三千多岁了。它们只是些散兵游勇,真正的胡杨林大部队就在不远处,沿着这条沙漠公路往前走十几公里,就能看见著名的轮台胡杨林了。遗憾的是,我们的车在零公里处调转了头,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再见,塔克拉玛干。旅行总是和遗憾相伴,因为遗憾,才会有再次旅行的企盼。

 

    遥望塔克拉玛干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行摄大地
阅读(346)| 评论(1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