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人人都快乐

喜欢人在旅途的感觉

 
 
 

日志

 
 

匆匆一瞥铁门关  

2010-08-09 12:07:20|  分类: 旅行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匆匆一瞥铁门关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出吐鲁番往西,经托克逊、和硕和焉耆,直奔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首府库尔勒。这儿出产的香梨,早已闻名九州大地;大部分吃过库尔勒香梨的人,都没到过这里。车一入城,人人惊诧无比,宽阔的大道,明亮的街灯,涌动的车流,鳞次栉比的现代化高楼顶上闪烁的霓虹,好像都和香梨扯不上关系。库尔勒的博友仰望星空说,是石油,为这座在西域三十六国时期称作渠犁国的城市披上了新衣。

清晨,驱车往北,探访铁门关。也许因为炎热,也许因为此地已不再重要,这个自晋代以来扼守着丝绸之路中段咽喉的险关,今天静悄悄。高大厚实的灰色城门,肃立在孔雀河边。河大概还是千年前的模样,城墙是新的,旧时的砖瓦早已湮没在风沙和战火中。新修的通往西域的路,没有从铁门关过,使他可以不受干扰,独自安静地站在那儿,与陪伴他的孔雀河一起,纪念并回忆着遥远的岁月。

他们会想起谁呢?

孔雀河一定记得东汉的班超,他骑的马曾经在河边饮过水;孔雀河也不会忘记西汉的张骞,他疲惫的身影曾从河边匆匆而过。那时,这里只有孔雀河,铁门关还没有建好。

铁门关难以忘记的一定是唐朝的岑参了。因为岑参见了他之后形容他是“桥跨千仞危,路盘两崖窄”,他还曾“试登西楼望”,然后发出一声“一望头欲白”的叹息。今日如此发达的交通,我们一路赶来也颇觉辛苦,当年古人从长安或洛阳出发,马背颠簸,餐风露宿,难怪岑参要发出“走马西来欲到天,辞家见月两回圆。今夜未知何处宿,平沙莽莽绝人烟”的感慨。

铁门关也不会忘记左宗棠率大军击败浩罕汗国以阿古柏为首领的侵略者,收复铁门关的欢呼呐喊声。

玄奘来过吗?铁门关不语,算是默认了。

马可波罗到过吗?铁门关不认识他,没有纪录。

铁门关旁崖壁上有“襟山带河”四个鲜红的石刻大字,概括了铁门关的险峻地势。维吾尔族导游库努多孜说,那是岑参的笔迹。就信她吧。

孔雀河与博斯腾湖相连,听说那儿的烤鱼很好吃,舔一舔嘴唇,留个念想吧。

回望一眼铁门关,王震将军题写的这三个字,今日而言,只能是旅游的点缀了。

王维说:西出阳关无故人。他大概没到过这里,铁门关才是真正的最后一关。

出关,直奔西域,今天,这广袤的土地只有一个统一的名字:中国。

                 匆匆一瞥铁门关 - 快乐老猪 - 愿人人都快乐
                 铁门关也有清秀的一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行摄大地
阅读(334)| 评论(1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