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愿人人都快乐

喜欢人在旅途的感觉

 
 
 

日志

 
 

老李回家  

2012-09-03 11:42:33|  分类: 瞎编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李买好了火车票,要回家了。他说这次是真的回家了。

回家前的心情忽好忽差,想到即将与女儿兄弟姐妹们团聚,他心里激动高兴;想到即将离开工作了二十年的深圳,他又有点留恋不舍。

老李的老家在四川成都平原,那里是天府之国,也是人口大省。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他与百万川籍农村青年一起,怀揣梦想,离开了那片肥沃的土地,往南、一直往南,来到了深圳这片气温很高的热土。

自从他们来了之后,深圳街头的川菜馆就渐渐多了起来,同事中也有很多川籍同乡,二十年来,每天要得,要得”川音绕耳,倒也不觉得寂寞。他文化不高,只有初中文凭,嘴上念不出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的诗句,可心里或多或少有点他乡似故乡的感觉。每年春节在老家过完年,他都会自然而然地说出“回深圳”这样的字眼,一个“回”字,道出了他对深圳的认同和亲切感。

老李年轻时做过建筑工地工人,也当过保安员,后来进了一家大型服装厂,从普工做起,因勤奋加上有点小聪明,不久就跟师傅学做机修,现在已经是一名老资格的机修师傅了。他的妻子也在这家厂里做衣车工(缝纫工),这几年深圳衣车工越来越少,熟手越来越吃香,工资也逐年增加,两口子一个月有近万元收入,在深圳的小日子过得不错。深圳的员工保障比较规范,两口子参加社保都超过了15年,未来都可以在深圳领退休金,对于从农村出来的他们来说,已经很满足了。他们用这些年的积蓄,去年在老家的县城买了一套三居室商品房,做好了十年后叶落归根的打算。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叶落归根的日子突然提前了。

美国的次贷危机,欧洲的债务危机,这些远在天边、他们从来不关心的事情,却悄悄的和他们有了一点联系,工厂的欧美订单比以前少了。在他们为加工资高兴的时候,老扳却为订单不断减少,招工越来越难,加工成本逐年提升而愁眉苦脸。当人工成本高到足以吞噬全部加工利润的时候,工厂就难以为继了。他们所在的工厂就到了这样的境地。

传统的服装加工业到了这个时候想要生存下去只有两条路可走:转型或者转移。转型的过程痛苦漫长,转移则相对简单。他们的老板选择了后者,把工厂搬到成本低廉的东南亚。老李是机修师傅,老板愿意聘用他去东南亚工作,却不同意续聘他的妻子,因为东南亚的车工工资低得多。权衡之后,老李选择与妻子一起离开这家服务了十几年的工厂。这时他才发现在他熟悉的周围已经找不到同类的服装加工厂了,工业区内那些工厂早已或关门或转行,原来的车间都装修一新变身为服装门店和餐饮店,工业区正在向综合商业区转型。老李和妻子明白,如果想继续留在深圳,他们只能改行,或者叫转型。

这几天老李对转型这个词特别敏感,以前在电视上和报纸上也常常听到看到这个词,他从不在意,直到现在才感到转型的真切和迫切,他好像突然觉得眼前的深圳和他曾经熟悉的深圳已经完全不同了,深圳正在转型,他想起了电视上说的什么现代金融业、现代服务业、现代物流业、现代高新科技园,就是没有他拿手的电动缝纫机维修业。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老了,转不了型了。面对五彩斑斓的深圳,他突然有了一种比他刚来深圳时更加强烈的陌生感。此时,二十年来已经变得有些模糊的家乡,在他心里又重新变得清晰起来。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去买了两张深圳到成都的火车票。

当老李把要回家的消息告诉家里人时,他的兄弟对他说:你回来得正好,县里刚开了家大型服装厂,正缺人手呢。老李听后乐了,对老婆说,老家也在转型,咱跟不上深圳的脚步,却正好踩上了家乡的节拍。

老李走了,带走了一个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